鬼沨

凹凸只吃all金谢谢

主雷金/嘉金

严重cp洁癖

张楚岚 魏无羡 江澄 薛洋也是心头好
(宝岚/球岚/玉碧) (澄羡)

凛遥/轰出/楚路/瓶邪一生推

最喜欢中国啦!

看完宝石之国新一话,法厨的心要碎了😭😭😭为什么总是虐我喜欢的角色?好心疼法斯啊啊啊啊😭😭😭

还我月球组啊啊啊啊!!!真的对王黑这对cp接受无能……

感觉磷要被两边抛弃了😭😭😭😭

【轰出】38℃

*轰出only,现代pa

*甜文,无虐

*有雷点的朋友谨慎关注

*推荐bgm《Collapsing  World》《Training Wheels》请务必配乐看文

*求小心心和小蓝手,求评论











































++++

这个夏天,是前所未有的炎热。







室外的地面连走起路来都是有些烫脚的,整个人都像是在炉子里面烤一样,似乎过不了多久就会被蒸熟。







太阳倔强地挂在半空,明晃晃的十分刺眼,减弱一丝一毫的光芒都是对它的侮辱,于是它便愈加耀眼,不肯认输。







绿谷出久眨了眨干涩的双眼,他有些昏昏沉沉的,如此闷热的天气直让他想睡觉。上一周的平均温度是38℃,绿谷按了按手机开屏键,往上一瞧,今天也同样是38℃。







轰君怎么还不来?







他这样想到,又闭上眼睛,开始小鸡啄米般的点头,一会儿上,一会儿下。周围嘈杂的声音随着绿谷出久的昏沉也逐渐变小。







有那么一瞬间,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快睡着了,直到有人用手掌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这个人的手冰冰的,让他凉快了不少。是……谁?绿谷揉揉眼睛,抬头把那人的温柔尽收眼底,是轰焦冻。这人的棱角更加分明了。







“绿谷,好久不见。”







磁性的嗓音让绿谷出久浑身一激灵,他觉得比起之前清醒了不少。“轰、轰君!”尽管轰焦冻以前就比他高,绿谷出久仍然觉得惊奇,这么久不见,轰焦冻竟然又高了这么多,他不得不仰视着他。







“留学的这段时间怎么样?”绿谷出久道。







“还不错,回头再讲给你听。先……去你家?”轰焦冻歪歪头,很自然地牵起绿谷出久的手向着车站出口的方向走去。他有些不自在,手心的汗黏糊糊的,弄得他难受的很,然而轰焦冻却像没有察觉到似的,依旧面不改色。







红色慢慢攀上少年的脸颊,他用手指稍微碰了碰,随后便如同碰上了烈火一样迅速放下来。







好烫……







“绿谷,怎么了?你不舒服吗?”绿谷出久连看他眼睛的勇气都没有。







“没、没事!我只是太困了!”绿谷出久恨不得钻到地板下面去,他把头埋得更低。少年很害怕,害怕自己的小心思被眼前人看透。







太阳就挂在天上,然而绿谷出久却觉得自己好久没有见过太阳了,现在的情况就像长期生活在黑暗中的人突然见到太阳的感觉。轰焦冻被放在绿谷出久的心尖上,高一那年的夏天是一切源头的开始。说来也神奇,认识彼此的那天也是38℃。







他们之间的关系三言两语很难说清楚,直到大学,那层薄薄的纸仍然没有戳破,也许是绿谷出久没有信心,也许是轰焦冻说不清道不明的态度,俩人就这样相处了五年,以特殊朋友的关系。







忍不住,忍不住偷偷看他的眉眼,像一副画。那可真好看,是少年瞧过最好看的画。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脏为之跳动,一下、两下、三下……从此再也不能停下止。







轰君,我想告诉你……







我喜欢你。







绿谷出久攥紧了他的手。







































++++

房子不大,但却很温馨,看的出主人十分爱惜它。轰焦冻礼貌性参观了一圈,又回到绿谷出久的面前。







“绿谷,我睡哪间?你卧室吗?”轰焦冻将绿谷出久笼罩在他的阴影下,对于绿谷仰视着看他这种事,轰焦冻表示很满意。怎么说呢?大概是因为小小只,很可爱?







“不、不是!你的卧室在我隔壁!而且,轰君你靠的太近了……这样很热。”绿谷出久不得不转头躲开轰焦冻的呼吸,以至于他挪动不开半步,脚上是有挤胶水吗?他们保持这个动作至少有半分钟。绿谷出久觉得他的脖子很不好受。







还是轰焦冻先打破了僵局,他在绿谷的耳边轻笑了一声,二话不说提着行李箱转身离开,背影看起来有点僵硬。







绿谷出久轻叹道,“轰君这样太犯规了……”他扶额,后背重重地撞在门框上。







是在逗他玩吗?绿谷出久没有一次看透过轰焦冻的想法。他伪装了4年,装作自己没有逾越朋友之间的感情,装作自己没有喜欢上轰焦冻,但是身体里的某个器官总会事先背叛他,理智依然比不过身体反应。







绿谷出久蜷缩着,头深深埋进臂弯里,耳尖是红的。他举起轰焦冻牵过的那只手,结果可想而知,他用柔软的唇吻了上去。迷失方向的少年快要陷入漆黑的漩涡。







他方知那水依旧深不见底。







































++++

水淋在轰焦冻身上的时候,他终于换了一个站姿。







有点痛。







他暗示了那么多次,为什么得不到回应呢?轰焦冻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吐出来。靠着冰冷刺骨的玻璃,轰焦冻捂住了脸。是他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







怎么做才好呢?令人苦恼的问题。







任由水落到身上也没有任何反应。







还没等轰焦冻想出个所以然来,他就洗完澡并且换好了衣服。再转转门把手,一只脚便离开了浴室。而绿谷早已不再客厅,瞅瞅绿谷出久紧闭的卧室门,应该是在午睡了。







轰焦冻原地纠结了半天,终于抬脚几步走到绿谷出久的门前,几次抬起手做敲门的动作最终又放下。他不得不嘲笑自己何时这么犹豫不决了。想告诉你,却又不敢。







“绿谷,谢谢你愿意‘收留’我。”

“午安。”







半晌没有回应,轰焦冻决定回房了。然后绿谷房内就传来巨大的响声,是人被绊倒在地的声音,听起来摔的很疼,轰焦冻心里咯噔一下,摔到的地方一定很痛吧。







“轰君!今晚有烟火大会……”说话的人停了几秒钟,又继续道“你去吗?”







是那种小心翼翼的语气,是那种期盼得到肯定答案的语气。







“绿谷,你的伤不要紧吧?!疼不疼?”







“你会去吗?”绿谷又重复了一遍。我一直都希望能和你去的地方,去做的事,所以不要拒绝我。他在心底祈求着。







“好,我会去的,你先处理一下伤口。”







听到回答,他拧在一起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拍拍胸口,露出欣慰的笑。







38℃,原来也不是那么热了。







































++++

总有人说初恋是最美好的,轰焦冻觉得这话不假。







38℃的星期五,他瞅见绿谷出久的第一眼这句话开始应验了,心脏的燥热似乎比这天的温度高出许多。这种感觉不一样,不一样在什么地方轰焦冻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心脏为别人跳动挺奇特的。







为了能多见面,轰焦冻跟那个少年成为了好朋友,他告诉轰焦冻他叫绿谷出久。跟轰焦冻想的没差多少,绿谷出久为人不错,朋友也多。







绿谷出久善良且内心强大,笑起来的时候如同太阳,很美好。以至于轰焦冻忍不住去揉他的头发,或是做其他的亲密接触。







比如轰焦冻习惯捏捏绿谷的脸,比如喜欢说些暧昧的话,还比如想要牵绿谷出久的手。就像现在绿谷出久走在他前面,手自然的前后摇摆,可隔的太近会产生某种化学反应,幻想着自己的手与绿谷出久的手扣在一起。







绿谷出久的手心软软的,手也比他小。轰焦冻偷笑,他满眼都是现在绿谷出久穿着浴衣的样子,整个人都让轰焦冻觉得可爱得不得了。







【你真好看。】他想。







不知不觉,轰焦冻已经跟着绿谷到了一处空旷地,附近没什么人。他们肩并肩坐在草地上,靠的很近。还有五分钟就开始了。







绿谷出久犹豫了一会儿,说道“轰君,等会的烟花一定非常美吧。”







“嗯,一定。”







绿谷出久看起来很开心,连轰焦冻都不由地开心。他们的指尖碰到一起。







“轰君,我——”







“咻!咻!咻!”还没等绿谷出久说完,烟花便迫不及待地飞向夜空,它们宛如盛开的花朵,不,比花儿还要美丽。







黑夜被点亮,有一瞬间变成白昼,耀眼的惊人。烟花盛开之后又化作点点火星,不知掉往何方,也许没有落到地面就消逝了。







他们几乎是同时转头的,鼻尖碰到一起,呼吸交缠,路人的视角看来还以为他们正在亲吻。烟花又一次在天空炸开,耳边的声音一直没有断过,一声接着一声,可那又如何?他们眼中心中只有彼此。







轰焦冻瞧见了,瞧见绿谷出久眼中绚烂的烟火。他再也压抑不住四年的感情,沉溺在深水的鱼也终究有机会见到阳光。心脏狂跳不止,在这嘈杂的环境下轰焦冻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如雷声般轰鸣。








“绿谷出久,”他用自己的食指点了点位于心脏的地方,随后又长久的停留在此处,“这里都是你。”








“全部都是你。”








轰焦冻还觉得不够,于是移上前一点,低头看着绿谷出久,他情不自禁吻上了绿谷光洁的额头,“我的心脏告诉我,我想你了。”







“38℃的温暖,是我对你的喜欢。”







绿谷出久睁大水汪汪的眼睛,他的泪滴到轰焦冻的手背上。








如愿以偿,他们终于拥抱到一起了。













END

出久啊,我爱你❤你一定能成为最棒的英雄!所以,走的更远一些吧!!!

说真的,我从来没有那么讨厌我是一个主角控,金,张楚岚,绿谷出久,磷叶石,优等等哪一个不是被骂过来的,言语有多恶毒我这几年也见识到了,连粉主角的人都要被一起骂,粉之间的恩怨不应该牵扯到角色的身上不是吗?非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才舒服吗?把圈子弄得乌烟瘴气真的好吗?

主角就是原罪吗?主角就活该被骂吗?主角就一定有主角光环吗?

“他是主角诶,待遇差不到哪里去,你们主角厨就别不满意了。天天出场还不够吗?”你是来搞笑的吗?你见过主角混得这么惨吗?睁眼说瞎话良心不痛吗?能把主角贬低到尘埃里,能让官方都不重视的,你确定他还是主角吗?

我不明白啊,他们也只是普普通通的角色而已,只不过被冠以“主角”这个头衔就开始被群嘲了。

塑造不好的被喷,塑造好的也被喷。你们想怎样啊?

算我求求那些人了好不好啊,放过主角吧!别再把怒气带到角色身上!!!

求你们了……

我想让楚岚对绘梦干的事

推荐优秀国漫,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想法一样呢?

个人想法,排名不分先后

正剧向:

1.魔道祖师

2.全职高手第一季

3.刺客伍六七

4.中国唱诗班

5.罗小黑战记

6.狐妖小红娘

7.风灵玉秀

8.凸变英雄

9.镇魂街第一季

10.京剧猫

11.纳米核心

12.勇者大冒险

13.降灵记

14.迷域行者

15.少年锦衣卫

16.天行九歌

17.秦时明月

18.那年那兔那些事

19.幻境诺德林

20.超神学院之黑甲

21.画江湖之不良人

22.灵契

23.从前有座灵剑山第一季

24.黑白无双

25.双生灵探

26.我是江小白

27.一人之下(不看漫画还是能接受的……)

28.妖怪名单

29.枪神纪

30.王牌御史

泡面番:

1.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

2.阴阳师·平安物语

3.快把我哥带走

4.小绿和小蓝

5.请吃小红豆吧

6.如果历史是一群喵

未播国漫:

1.灵笼

2.这世界有兽

3.龙朝大都

4.剑网三:侠肝义胆沈剑心

5.镇魂街第二季

6.丹青先生

7.狐说

动画电影:

1.大圣归来

2.大鱼海棠

3.岁城(夭折,这部真的可惜)

4.再见,怪兽(未播)

5.我的师父姜子牙(未播)

6.未来机器城(未播)

7.昨日青空(未播)

8.凡人修仙传(未播)

9.魁拔Ⅳ(未播)

动画短片:

1.识途

2.白鸟谷

3.雾山五行

4.阿莉塔的试炼

5.一指城

6.艾尔比达

7.傻儿

8.了

9.再见蓝鹊

10.画眉(惊悚类)

置顶


凹凸世界:all金,主雷金/嘉金

一人之下:all岚,主宝岚/玉碧/球岚

魔道祖师:澄羡

free:all遥,主凛遥/郁遥/夏遥

盗墓笔记:all邪,主瓶邪/黑邪/簇邪

刺客伍六七:染七

全职高手:all叶

宝石之国:月球组/冬巡组

哈利波特:德哈

我的英雄学院:all出久,主轰出/死出/胜出

火影忍者:佐鸣/卡鸣

剑网三:all策

漫威:all铁,主虫铁

京剧猫:武白/青白/月青/黯白

虹猫蓝兔七侠传:黑蓝/跳蓝

秦时明月:all练,主凤练

天狼:米尤

魔卡少女樱:狼樱/知樱/月樱

有严重cp洁癖

辱骂我喜欢的角色或者cp,见一个拉黑一个

视美粉一枚,视美是爸爸

国漫爱好者

主角控

【雷嘉金】②《起始点》

●修罗场



●校园pa



●黑嘉↔金←雷 (情感关系随时可能变化)



●嘉金同居,雷金同桌设定(高中设定 )



●推荐bgm《Futile Devices》



●求小红心和小蓝手,求评论






























☆喜欢这篇的朋友,可以选择订阅《起始点》






☆长篇连载,不定期更新






☆前篇走评论链接







































































自从跟雷狮做了同桌以后,金在学校里的日子可谓是不好过,这家伙没有一天是不捉弄他的,做完了坏事还死不承认。



















最关键的是,雷狮每节课都不认真听,成绩也没有掉下来过,并且还要趁此机会嘲讽一下金 ,可这是事实,他也没办法反驳啊……



















自己得罪雷狮哪里了啊?难不成是因为上次把水泼到雷狮身上的缘故?不至于这么小气吧,毕竟已经道过谦了,而且看雷狮当时的表情也不算生气嘛。



















越想越得不出答案,混乱。























今天,也同样不算什么好日子……



















那双紫色的眼睛紧紧盯着金,他连转头看的勇气都没有,雷狮嗤了声。拜托你好好听老师讲课不行吗?!我脸上难不成有吃的???



















“欸,小鬼。”听到雷狮略带沙哑的嗓音,金浑身一激灵,“我说,我们好歹做了三个星期的同桌了。你就这么怕我?”雷狮撑起上半身,凑近金,他往后一缩,差点就从座位上掉才去。



















随之而来的是雷狮的大笑,“小鬼,你可太有意思了!”



















“注意课堂秩序!雷狮,你这是第几次了?给我站出去!”班主任的怒火啊……



















“好好好,班主任你别生气嘛。”雷狮痞笑着,这个人从来都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金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到的。



















雷狮站起的时候带起一阵风,他瞅了瞅金,然而吊儿郎当的走出去了,班主任讲课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



















今天好像,并不算太糟。











































































“小鬼,打球吗?”他抱着篮球递到金的面前。



















金仰头瞧着他。雷狮可真高……我要是也能长这么高就好了,仰头看着别人真麻烦。



















“不用了吧,我还要等人呢。”金低下头,盯着鞋子。雷狮这么诚心邀请,不答应似乎有点说不过去了,但是嘉德罗斯怎么办?被小狮子看到了又要生气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会欺负你?不是吧,真的这么害怕我?”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已经把手臂搭上金的肩膀了,金想挣脱,奈何雷狮力气太大,肩膀被死死的按住。



















金一脸生无可恋。放我走好不好!!!“不是……我不想去可不可以?你能放开了不?”



















他的同桌愣了一下,接着又换上那副满不在乎的模样。雷狮举起手往后退了几步,那样子跟被警察逮住的匪徒一样,“行行行,我不强迫你ok?”



















“啧,你这样子搞得我像坏人似的,下次去行了吧。”



















“行,你说——”



















还没等雷狮说完,金的电话铃就响了起来,着实把他笑了一跳,而雷狮只是挑挑眉示意他接电话。



















随即男孩从裤袋里摸出手机,滑了滑接听键,然后放到耳边。“笨渣,你在哪里啊?我等了你二十分钟知不知道?快点到校门口来!”手机那头传出了愤怒的声音。这么凶吗?



















“哎呀,嘉德罗斯我错了嘛~我也不知道你在校门口呀。”等等,这小鬼是在撒娇吗?用得着笑这么开心?



















那个所谓“凶巴巴”的人笑了笑,“渣渣就是渣渣,快点出来,我给你买了好吃的。”那人挂电话之后,雷狮看到的是金一脸傻笑,眉眼都是带笑的。



















“怎么?你男朋友?”



















果不其然,男孩的脸瞬间染上绯色,反驳的话语连一点说服力都没有,“才不是,总之你别问了!”



















金慌忙地转过身跑了起来,走廊里都是他的脚步身。嘉德罗斯会带什么好吃的呢?算了,还是先想想怎么给他家狮子顺毛吧。金想到这,嘴角都快笑裂了。



















他跑到楼梯口的时候停了下了,他回头瞅了瞅。



















雷狮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是在看着他的背影吗?不可能吧……应该是多想了。



















然后,雷狮转身走了。































TBC

【安金】The Knight

●《骑士》

●骑士×王子

●黑安出没

●推荐bgm 宫野真守--《REFRAIN》

●求小红心和小蓝手,求评论


































我见日光之下所做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圣经》
































00







“安迷修,作为骑士的使命是什么?”

“当然是守护我的王子直至生命的尽头!”

“不,你怎么会这样想……国家与人民才是首要的。”

“你错了,我只效忠于我的王子。”







他从开始作为骑士的那一天起,便是这么想的。
























01







小王子诞生的那天,是金色的。







他翠绿的眸都被这片金色占据,那一声婴儿的啼哭他都觉得是好听的,那肉嘟嘟的小手和小脸他都觉得是可爱的。








〖我的王子,像是天边的太阳那般美好。〗







至少安迷修是这么认为的。他日后是要成为骑士的,这一直是安迷修梦寐以求的东西,成为骑士的决心,好像……更强烈了一些。为了国家为了人民?那他可不可以再加上一条——他的小王子。







安迷修不清楚为什么有个念想挥之不去。他想看着男孩长大,他想教男孩学习,他想陪着男孩儿在花园中散步。







只是这共鸣从何而来?明明才刚见面没有多久,他是如何想到以后的呢?安迷修看着王子湛蓝的眸和金黄的发,轻轻笑出了声。窗外的鸟飞过几只,然后是紫罗兰的芳香,小王子也笑起来。







可安迷修知道,【我想给他的是百世无忧。】







安迷修底下了头,吻了吻摇篮中的王子。“安迷修,等到几年后你就可以学习骑士的知识了,虽然你还没有成年,但到时候我仍可以任命你为王子的近卫骑士。”骑士长如是说到。







摇篮中的王子仿佛听懂了这句话,高兴地拍起手掌,嘴角旁边露出可爱的小酒窝,咿咿呀呀地,也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此时,阳光正好,明媚得耀眼。
























02







安迷修对着金低下了头,从这一刻开始他就是金的近卫骑士,他有义务有责任去守护、去辅佐他的王子。







金那双蓝眼睛亮亮的,他的手在身后不安分地乱动。金迫不及待地拥抱这个骑士,棕色的头发和翠绿的双眸都给人一种亲切感,金有一种预感,这个人会是他的羁绊,直觉告诉他的。







他还没有回过神,安迷修就已经单膝跪地,头又一次低下,金能看见他头顶上的发旋。







“我的王子,骑士安迷修随时为您效命!”







复又抬起头,骑士的眼神是那样坚定,仿佛心如匪石,不可转也。一定是个可靠的人,是个很温暖的人,是值得信赖的人吧。







安迷修站起身时,都是铠甲碰撞发出的声音,清脆又响亮,他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原来已经成为骑士了,梦想从未变过,而他也实现了,现在有更重要的任务需要完成。一直没有笑意的嘴角此刻也不知不觉翘起来,莫名其妙的期待……真是奇怪。







希望这双眼睛只看着自己,也是骑士该有的想法吗?







等到金扑进安迷修怀里的时候,他才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这是不正确的,对吧?不正确吗?







“安迷修,我的骑士,以后要拜托你照顾我啦!”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为什么金说这句话时,心脏像要炸开一般。是神在操纵吗?这一切都契合得不可思议,安迷修喘不上气,仿佛有人勒住他的喉咙,而勒住他喉咙的人正是王子。







没有什么想说的,他只想紧紧抱住他的王子。柔软的身体啊,镶嵌进骨肉里的话,金就再也不能离开了。







所有人都在为安迷修喝彩鼓掌,但是安迷修听不进去,他觉得很吵很吵,吵到他无法思考,突如其来的烦躁怎么也压不下去。








周围都是魔鬼,他们叫嚷着,在安迷修的视野里扭曲着,只有眼前唯一的光,然而魔鬼们却费尽心思的将他拖进地狱。
























03







“女仆小姐,辛苦你了,在下端进去就行。”看着面前那女人娇羞地笑还有扭捏造作的姿态,安迷修快绷不住脸上的笑容了。







怎么可能让这种人进去玷污王子殿下的眼睛?想到这里,安迷修的笑容又淡了几分,然后头也不回地推开卧房的门进去。







果不其然,跟他想象中的一样,金还在睡梦中,嘴巴嘟起来咂咂嘴,又说几句梦话,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着实可爱。金往坐在床边的安迷修靠近,然后金觉得有什么轻轻的落在了他的脸上,猛地睁眼,发现是安迷修在盯着他。







“殿下,您醒了?要吃东西吗?今天有您喜欢吃的哦。需要我喂您吗?”骑士说话的声音是急切的。







“诶呀!安哥,你不用操心的啦!我饿了自然会吃的。还有,别用敬语!”金伸了伸懒腰,露出白白嫩嫩的肚皮。







骑士的瞳孔收缩了一下,慌忙将金的衣服拉下来盖住肚子,骑士还是在笑着,“殿下,我去外面等您。”安迷修站起身,几步走到门口,小心翼翼地关上门。







关上的一刹那,原本翠绿的眼瞳又黯淡了,他用修长的手遮住脸。
【 主啊,我有罪。我为什么想要侵犯我的王子呢?】







“该死!我在想什么?”他握住剑柄。想一直待在他身边。安迷修发疯似的逃出宫殿,魔鬼要拽着他进入深渊,那一片黑色的漩涡藏着王子的蓝色眼球,它们要陷进去了。喔,安迷修要在王子看不见的地方燃烧自己,燃烧,化为灰烬,飘飘扬扬地撒在金的身上。







如果这样的话,金就不用离开他了。







簌簌,是叶子飘落的声音。

“安哥,你在这儿干嘛呢?你是不是不舒服?”安迷修被吓了一跳,一转头对上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那股罪恶感便是想止也止不住。







他突然有句话想问出口。







“殿下——”他吞吞吐吐地说道,“如果,在下是说如果。这个国家毁灭的话,您会如何做呢?”其实已经知道答案了吧,这样问根本没有意义。







“那当然是和我的国家,我的人民一起走向毁灭啦。”金回答的那样认真,全然没有平常笑嘻嘻的模样。果然,他的殿下并不会有其他答案的存在,这个人的心里是博爱的,而非小爱。







金说这句话时,阳光也和他很相配,多么耀眼,掩盖住了实间很多的不美好。







“我绝对不会苟且偷生的,我不会这么做,谁也别想强迫我这么做,失去爱的东西,失去自由,还不如去死。”男孩是向往天空的,他向往更远的地方不是吗?那他作为骑士也必定要永远伴随,绝对不后悔








【殿下,你就是我的梦。】
























04







“殿下!您的脚受伤了别乱跑!我过去抱您。”安迷修一边说着,一边背对着金蹲下。







“安哥!你最近怎么了?我不是废物,不是易碎品,不需要你时时刻刻管着啊!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先走了。”金烦躁地抓抓头发,然后他果真一瘸一拐的往前走了,头也不回。王子这是不需要他了吗?他只是为了殿下着想,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高大的骑士像个孩子,站在原地不知所措,那个所谓的更重的任务安迷修还是背负不起吧,那么他一直以来守护王子殿下的决心也是不值得提起的。







殿下,您的未来里有我吗?







安迷修真的想知道,他的金的心里面是如何定位的。仅仅是近卫骑士吗?还是导师,家人?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







那个位置的话,安迷修该怎么办呢?
























05








金日记

我深知我的骑士变了,他不是从前的那个人,如今他的眼中被混沌侵蚀,浑浊不堪。
























06







又一次,安迷修的情绪失控了,他把金关了起来,在森林深处的小木屋。







安迷修从来没有想过,那日的假设竟然成了真,他们的国家无可救药的走向毁灭,敌军诛杀了很多贵族以及平民,国王的尸体被悬挂在城门上,王后被绑在十字架上活活烧死,骑士团只有他一人活着。







深吸一口气,安迷修推开木门走了进去,将食物放在桌面上,“殿下,吃点东西吧。”毫无疑问,那些食物被金推翻在地上,沾满尘土,“我已经不是王子了,别再这么叫我……”







不是……怎么可能不是。眼前的男孩不管过了多久都是他的殿下。安迷修单膝跪在金的面前,他们的鼻尖几乎要触碰在一起。“王子殿下!求你,别赶我走!求你,别去寻死。啊?我们可以一起活下去的对不对?只要你需要,我会永远跟随你的!”







“安哥,别傻了!我的国已经灭了,我也不想苟活。”金的鼻子和眼眶都泛着红。







“可是殿下!我在遵循骑士道!您看到了吗?我在遵循骑士道!”







金没有理睬他,而是缩进角落里。







渐渐的,日子久了,看见金似乎没有了想寻死的年头,安迷修也开始表达内心所想。骑士不厌其烦地做着那几件事,不停更换花瓶里的花,不停换着菜的口味讨金的欢心,不停地帮金梳理那头金发,习惯每晚检查金有没有盖好被子,习惯陪他看星星看月亮,习惯帮他捉萤火虫。







安迷修望向金的眼神都似是在发光,他们的双眼随时都能相融,梦里漫步在银河,醒时看日升日落。







这一切都很美好,安迷修甚至以为金原谅了他,甚至忘记国家灭亡的事实,直到金说出的话给他的心上狠狠开了一个大窟漏。







“金,我会永生永世待你好的。”安迷修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他抬起头,迎来的却是金恶狠狠的眼神,“安迷修!你已经开始对我不敬了吗?”







“金,我只是觉得这样叫更亲切些,就像——”骑士的脸上泛起薄红,就像是一对恋人。







然后金轻叹了一声,安迷修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骑士,放我走吧。我的心并不在这里我的心在外面。”男孩的双眸没有一丝一毫的光亮,死气沉沉。







“我讨厌你现在的眼睛,那让我感到难过。”安迷修苦笑道,“别想走。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便追到天涯海角。”作为骑士,难道不是应该对所爱至死不渝吗?
























07








金,如果你是待宰的羔羊,那我是什么?屠夫吗?
























08







他后悔了他后悔了他后悔了他后悔了,他不该说那些话刺激金。







跨出门的一刹那,他听到了重物摔落到地上的声音——那是金。脖子上的深痕刺得安迷修眼睛生疼,好痛好痛啊,痛到喘不过气来。







骑士跌跌撞撞地奔向金倒下的地方,鲜血已经染红地板。“金,没关系的……没关系,咱们不怕疼,我一定会治好你!我一定会找到另一个身体寄存你的灵魂……”安迷修发现他的声音在颤抖。他慌忙地用布按住金脖子上的伤口,但是男孩身体里的血液却不听使唤,它们仿佛想呼吸新鲜空气,源源不断地涌出来。







胸口处的撕心裂肺安迷修记得很清晰,他第一次知道人的心是可以这样疼的,比身体上的伤还要疼,是那种流不出眼泪的绝望。









他抱着金,向夕阳的余辉下走去。







于是找啊找,找啊找,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也许是几十年,也许是上百年,他终于找到了,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他已经是一个邪灵了。







“我不要别的,”他抱着那具冰冷的尸体,翠绿中的温柔藏本住,“我就要金,一个只记得安迷修的金。”







安迷修快要抱不住他的王子了,这个邪灵也是残破不堪了。







安迷修闭上眼,抱着那具肉体已经腐烂得只剩下骨头的金。他再也找不到了,他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风吹过,他们一同开始消散。







也许他们只能够在梦里相见了,然后那时候安迷修会说:“我的王子啊,骑士安迷修永生永世为您效劳。”







如果有下一次,他将是真正的骑士,而不是可恨的骗子。
























〖终〗<_b>

枫叶会凋零,我们也会的。





END

诸位,我永远喜欢张楚岚!

阿妈爱你!~\(≧▽≦)/~